农门娇娇是满级恶女纪康喜儿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农门娇娇是满级恶女免费完整版

时间:2022-11-24 19:29:35作者:黑色幕帏来源:yw

小说简介:农门娇娇是满级恶女男女主角为纪康喜儿,由黑色幕帏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穿越小说,已上架。啥,那丫头还小,虎子又壮,要是万一出个啥事,那咱的聘礼钱,就白花了!家里没个人做活,谁侍候咱?那你能管得住他?喝了点酒,借着酒劲就发疯...

农门娇娇是满级恶女纪康喜儿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农门娇娇是满级恶女免费完整版

第二章

第二章 只要活着就好

李家人,麻烦太大了!

万万不能招惹呀!

而李家两口子此刻也反应了过来。

“罗老太,我儿说的对,你没儿没女,老伴死的早,正好这丫头你买了去,给她医治一下,将来她活过来,也感念你的恩情,给你养老,这不挺好的嘛”

“就是就是,这可是积德的事儿!”

村长看到李家是不打算要这丫头了。

虽说是买来的,可是明明还有口气,要是不救不管,若是传出去,那谁都会笑话他们村没人性。

于是他看了一眼罗老太。

“要不,你就买下来?”

“村长,我手里哪有银子呀”

罗老太真是有口难言。

李虎他娘嘴一撇,“你家不是还有一亩地嘛,用这个顶就行了”

罗老太不乐意了。

“你买这丫头才花了三两银子,我那一亩地,可是值六七两呢,你是不是太会算帐了?”

李母不屑的翻了个白眼。

“那一亩地你也不怎么种,正好行善积德买了这丫头回去养老,也不亏本,村长您说呢?”

村长想了一下,然后扫了眼罗老太。

“虎子娘说的也有道理,你那地也不怎么种,不如就用那块地把她买下来,指不定以后会享了这丫头的福呢”

罗老太气得胸脯一鼓一鼓的。

自己没儿没女,没个依靠,谁都可以欺负自己!

她有些懊恼,好好的在家睡觉不好吗?为什么要出来看热闹?

罗老太咬着嘴唇,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松手,晕过去的小姑娘。

是真的很心疼。

罢了罢了。

买了吧。

能寻死都不让李虎碰的她,一定是个好姑娘。

会念自己救她一命的份上,等自己老了,好好赡养自己。

经过一翻挣扎,罗老太冲村长点了下头。

“我回去拿地契,这丫头的卖契必须要给我。”

仓促之间,罗老太觉得李家人应该不会捣鬼。

李母高兴的转身小跑着回了家,这下可赚大发了。

三两买的小姑娘,赚了一块地不说,还在自家白干了好几年的活,血赚呀。

罗老太回了家,她心疼的抚摸着地契,一咬牙,回到事发现场。

李母早就在那儿等着了。

趁着照亮的油灯,村长一一检查,便将两人的卖身契和地契做了交换。

最后扫了一眼人群。

“那个谁,二狗家的女人,你有把子力气,帮着罗氏把这丫头,抱回她家,其他人都回去睡吧”

李母喜滋滋的把地契揣进怀里,拉着父子俩高兴的走了。

罗老太则是把卖身契小心的放进怀里,跟在二狗她媳妇的身后,也回了家。

等二狗媳妇一走,她把院门一插,这才回屋,把油灯点了。

然后坐在炕边,把丫头的身子摆正,给她头下放了一个枕头,又给她把被子盖上。

瞧着她头上那个伤口还在流血,她赶紧去了厨房的灶堂里,捏了一小撮草木灰,然后一层一层的洒在冒血的伤口之上。

直到血好象止住了,她才停止手中的动作。

上了岁数的人,经过这么一折腾,身子早就乏了,闭上眼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此时她身旁的小姑娘,猛的眼开眼晴。

晶莹璀璨的黑䀵就象无底的深渊,闪着让人恐惧的光芒。

额头上的伤对她来说,好象根本不存在的似的。

小姑娘慢慢转过头,看了一眼沉睡的罗老太。

井边的事,她都知道,只是之前处于半昏迷状态,一直没法行动。

她在心里轻轻唉口气。

自己竟从一个人人惧怕的魔女成了小可怜虫,反差未免太大了。

原主没有名字,就叫丫头。

年幼时就被拐卖。

之所以被卖到这里,是因她脸上有一道一道的刀伤。

不然的话,哪怕被卖进大户人家做丫头,也不至于轮落到如此地步。

对于李家,原主心里有恨。

李家当初花了银子买她,就想十倍百倍千倍的赚回来。

自从原主八岁到了这家,别说是当仆人,她是连牲口都不如,连点草料都不舍得给她吃。

原主每天一大早要给全家倒尿桶,接着打水侍候他们洗漱。

紧接着又打扫院子,烧火做饭,还要去挖野菜,砍柴担水,下地做活,哪样都少不了她。

“这李家人,简直禽兽不如!”

即然自己来了,那她就替这个可怜虫儿恩仇并报!

她轻轻叹了口气,观罗老太的面相,倒是一个善人。

观其骨,不到五十的年龄,却如此的苍老。

“我会感谢你的。”

她轻声说着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这具身子太弱了,弱得换上她这个强大的灵魂都有些顶不住。

还是先把精神头养好再说吧。

次日,罗老太早早起来。

赶紧伸手探了探丫头的鼻息。

然后又摸了摸丫头的头,见没有发烧,这才放下心来。

她从角落的缸里,搯出半碗黄澄澄的棒子面,然后去了厨房。

做了半锅红薯棒子面粥,自己喝了一碗,锅里还有一碗多。

她没有喊丫头,而是走到院子里,轻手轻脚拿起扫把开始打扫。

做完这些便从柜子里拿出两件旧衣裳,拿了针线篓子到院里坐在板凳上,又是裁,又是缝的。

直到日上三竿,丫头才慢慢睁开眼。

原主是有多长时间没睡过一个好觉了,想睁眼都睁不开。

那困意仿佛再睡上一天,也觉得不够。

可是她依然坚持起了身,看着身上的碎布条子,暗骂了李虎一声畜生。

然后看了一眼地上的破鞋子,勉强穿在脚上,平静观察了下四周。

土坯房,屋里家具陈旧简单,一个衣柜,一张北方特有的火炕

她慢慢走出屋子,就见罗老太正在缝衣服,她扶着门框,抿着嘴儿,静静的看着对方。

买下自己的罗老太,个子不高不低,不胖不瘦。

虽说穿的是粗布衣服,但是整个人干净整洁。

就在这时,罗老太刚好回头,两人四目相对,惊得对方立即把针篓和衣服放到地桌上,紧走几步来到她跟前上下打量。

“丫头,你醒了?”

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