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与阴阳打交道的日子》大结局在线试读 《与阴阳打交道的日子》最新章节目录

时间:2022-08-10 07:33:10作者:我吃两斤米饭来源:网络

小说简介:与阴阳打交道的日子最新章节更新中,新书推荐阅读,《与阴阳打交道的日子》是我吃两斤米饭最新写的处女作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不二刘老头,讲述了:的院门,但外面并没有立即回复,我有些疑惑,这时奶奶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:不二...

《与阴阳打交道的日子》大结局在线试读 《与阴阳打交道的日子》最新章节目录

今晚是十五,但是夜空被漫天乌云笼罩着,没有一丝月光洒下来,院子里的东西也只能看到微弱的轮廓。

奶奶也没开灯,就这样拉着我走向柴房的方向。

我没在意,低着头疑惑着刚刚的事情,奶奶所说的因果,跟刚刚的女人,不,女鬼有什么关系呢?

为什么她会叫我逃?我抬头问向前面的奶奶。

奶奶没回我,突然就停住了脚步。

此时突然外面院子传来了敲门的声音

我下意识得问了一句,是爷爷回来了?

我望向黑洞洞的院门,但外面并没有立即回复,我有些疑惑,这时奶奶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:不二,是奶奶,我没带钥匙,开下门。而奶奶明显就在我的面前。

听到这个声音我的第一想法就是:我还在梦里?

我掐了掐大腿,剧烈的痛感明确的告诉我这不是梦。

鬼敲门!

我瞬间冒起浑身冷汗,我急忙询问奶奶外面是谁?

但是奶奶没说话,就这样定定地站着,

我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连忙用力地甩出奶奶牵着我的右手,但是怎么用力都甩不开,而且她的力气越来越大,我的手腕一阵发疼。

奶奶一个七十多的老人了,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,我一个十八岁小伙都挣脱不了,我背后升起一股凉意。

奶奶,快放开我!

我另一只手也开始上手掰,但是还是掰不动,忍不住着急大吼道。

不二,你咋了?开门啊!院外的声音再次催促起来,敲门声也变得格外焦急。

我没空回复外面的话,因为月下的阴云散开,我面前的奶奶在这一缕月光照耀下,正在缓缓转头看向我,是那种身子没动,头部一百八十度大旋转的转头。

鬼啊!我惊得大叫。

人在极端环境下被**会爆发巨大的潜力,而我此时就是这样的情况。

被这惊了一下,我用尽浑身力气一抽,终于挣脱了那奶奶束缚直直冲向院门。

可外面敲门的就一定是我奶奶吗?

我没有百分百把握,院门口的确是唯一的生路了。

但是就在我犹豫之际,奶奶突然高高地跃起,直直地扑向了我。

来不及躲闪的我,直接被奶奶重重地压倒在地,而她那张慈祥的脸,早已变得狰狞无比,血口大张,向我咬来。

我急忙抬起双手,狠狠抵住她的下巴,但是对方的力气实在太大,血口还是慢慢地向我靠了过来。

这时院门嘭地打开了,而那门后的确实是奶奶,她背着个小包,双手颤抖,眼里透露着焦急关切的神色,那是伪装不了的。

但奶奶看到院子里的情况后,脸色大变,随后从身上掏出一张黄符与一把糯米。

随即把黄符跟糯米扔了出去:孽畜!休伤我孙子!

随着奶奶一声怒吼,空中黄纸凭空燃起,而糯米全撒在了我身上那奶奶的身上,接着她开始发出一阵恶臭,在我震惊的目光下渐渐化作一阵黑烟消散了。

我心中充满震撼,原来不止爷爷会倒腾这些神秘的东西,奶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地藏那么深。

还没等我发问,奶奶便脸色凝重地把门给掩了起来,贴了一张黄符在上面,然后转头问我:不二,没受伤吧?你怎么把这东西招惹来了?

我一阵委屈,撩起袖子就跟奶奶解释起刚才的事情。

奶奶听到我说那女鬼的模样时,也是眉头皱成一块,直接上前抓起我的手就查看起来。

我直接往后推了一步,这个场景太熟悉了,我仍然心有余悸。

真奶奶都不认得,臭小子!奶奶直接呵斥我,扯着我进堂屋里面,在柜子里面翻出一些草药。

奶奶这熟悉的骂声,让我感觉又温馨又有些尴尬,居然一开始居然认鬼做奶奶,也是够笨。

为了避开尴尬,我拿起药水边涂边问奶奶:奶奶为啥那鬼要害我,还叫我逃?

奶奶听到这话神色慌张了一下,但是又很快平息了,然后转身翻起了,嘴里念叨着:不二啊,有时候这鬼可比人善啊。

我点了点头,但是想起刚刚被扑倒时的恐惧又摇了摇头,刚刚可是差点要生吞了我,怎么会好心呢。

咚咚咚

这时院门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是爷爷吗?

是爷爷吗?我下意识回了句话。

这时奶奶突然紧紧得拉住了我的手,压低了声音问道:是谁?要找谁的话明天再来吧,我们要休息了。

奶奶的行为让我突然就紧张了起来,那东西不是被消灭了吗?这个点应该就是爷爷回来或者有东西碰到而已吧,奶奶怎么这么紧张兮兮呢?但是就在奶奶问完之后,一阵阴冷的童声从外面传来,怪异,冰凉

我来找我哥哥还东西

一声年龄不大的声音传入,一阵阴风荡起,家里的灯跟电视闪烁了几下,客厅滋的一声就没于黑暗之中了。

我心一下子就狂跳了起来,四处摸索着灯火,心中暗骂我欠他们啥了?

滋黑暗中奶奶划起火柴,往柜面的煤油灯走去,边走边对着门外骂道:滚,这里没人欠你东西

奶奶点亮了煤油灯从柜面下取出一盆黑乎乎的东西,有些像泥土,远远闻起来类似刺鼻的花香味道,上来就要我把衣服脱了,然后往我脸上抹。

黑泥快要抹到脸上的时候,我才闻到了这盆东西真正的味道,类似是泥巴,樟脑丸混合着死老鼠,又夹带着生鱼的腥臭味,这东西抹到身上还不臭死自己。

我赶紧推开铁盆,连忙问奶奶怎么回事,这个是什么东西?

奶奶这回脸上完全没有对付刚刚怪物的样子,满脸的急躁,更是直接一巴掌呼我脸上:扑街,叫你涂就涂,赶紧脱了衣服,啰嗦什么!

我一下子就愣了,平常奶奶对我特别溺爱,摔个跟头都要哄半个小时,别说打我了,这还是第一次对我发那么大的火。

看着奶奶急躁的样子,我还是忍着恶臭脱了衣服就把这黑泥往身上抹,小时候粪坑都掉过,也不怕再臭一次了。

我抹完黑泥的时候,奶奶提着灯,往里屋拿出来一个上面绣着一个棺字的小香袋跟三株香出来,拿到我面前让我把袋子含着。

奶奶,外面到底是谁啊?怎么用上这些东西了?我看着面前的香袋,忍不住再次问了出来。

奶奶还未回复我,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,还有一阵阵指甲挠门的尖锐声。

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奶奶,你就不要问。奶奶听着外面的声音,又再一次扬起手,额头上的纹路都要拧起来了,一脸的焦急与无奈。

我看着奶奶这焦急的模样,于心不忍,还是听从了奶奶的的话,将香袋含在嘴中。

奶奶将手中的三株香点燃,朝四方进行了祭拜礼,嘴中念念有词,四方君神佑我庇隐,然后将三株香直接塞进我的嘴中香袋处。

看着这奇怪的行为,我刚想提问,门外敲门声再次响起,这次是更为激烈的拍门声。

听到这敲门声,平日待人温和奶奶脸上露出了一丝凶狠的神情。

随后奶奶左手结玄令,嘴中念念有词:溯回有隐,归避,急急如意令。随后右手捏着香往前走去,而我还在震撼奶奶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之中突然发现,我的双腿竟然随着奶奶的口诀一步一步地跟着奶奶走到里屋之中。

娃儿,记得你天亮之前,无论是谁叫你开门,千万不要出来,切记!奶奶一脸凝重得叮嘱我,手里还不断得变幻这手决。

做完手决之后,奶奶不舍地看了我一眼便径直走了出去,随后便将里屋的门直接反锁了起来,

在奶奶做完手决之后,我还没来得及想再问一下奶奶到底是怎么回事,意识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,就记得看着奶奶出去之后,外面传来一句:我倒要看看这东西想做什么。

嘭!回复奶奶的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。

那是院门的方向,担忧一下子就把我其他的想法淹没了,奶奶能应付外面的东西吗?

排行榜